秦信望

Mio:

【阅前注意】诱受康、性转(废你妈的话 机器人哪来性别)
说个笑话 在翻译的时候 和雅姐@MYV_唯雅独尊_JOJO 在讨论这对话框什么意思
本来直译是“这是专门的” 忽然脑袋一拍改成了“只给你哦”就瞬间觉得好骚啊哈哈哈哈 简直天才翻译

作者@81racffo

授权 https://weibo.com/2859769950/GubTylelI?type=repost#_rnd1533999670456

哈哈哈哈哈

asd4486:

跟 @团子乌鸦 合作瞎搞的东西。每一篇基本都没啥关联,可以随便看。

前篇链接:1 2 3

这一篇可以说是老A我用整个肝画出来的。原先只想把900G这对引出来,但越画想法越多,最后就成这了。

我的垃圾手速真的让我画的好痛苦,以后肯定不敢这么搞了(不过依据老A的作死属性难讲)。

话说老A我之所以会萌上900G也就是因为跟团子佬聊这个的构思才突然被戳到萌点的,这个也可以说是万恶之源了吧(笑)!

罗伊(900)在这里面的设定是执行力非常高的优秀谈判专家,表面上看起来唯命是从(毫无任何异常)其实人类化程度非常高。跟着盖文这个瓜皮队友基本就是表面笑嘻嘻心理MMP吧(详情请参见琴酒)。

而盖文则有了中二病,也算是将老A自己的中二属性混了进去。(盖文的各种颜艺画的我蜜汁愉悦)

总之这次真是累死我了!!!!以上!!!!!!!

PS:最近老A我正在改良画风。港真我觉得我的基佬画风真是美型的有点恶心,所以也在寻找方法看看能不能让老A的画风变得爽朗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inininini:

哭唧唧小虫第一次
满足了自己边哭边艹的萌点

Mr Stark: 闭嘴kid

_(:_」∠)_宝贝好可爱ww

momozizi:


不不不!咖啡免费这不免费!!!⭕️

[DBH]雪地上的蓝湖

哈密瓜青轴:

*汉克康纳亲情向。OOC,有捏造,一把短小的匕首。


 


汉克又做梦了。


底特律在下雪,他气喘吁吁地跑下楼去,膝关节和腰椎都在吱嘎作响。


推开门后,他看见康纳平躺在蓝色的湖泊上,甚至整整齐齐地套着他的制服,只有头发有点乱。那褐色的眼珠转向他,凝视了漫长的一秒钟。


 


“副队长,你应该慢一点下楼。高强度运动对你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有风险。我建议你每隔五层楼休息三十秒,并且保持均速,适时补充水分……”


“闭嘴。”


“好的,副队长。”


 


仿生人立刻乖乖地不说话了。十指交叉放置在腰腹之间的位置,有雪花落到他的指尖。


但是这该死的仿生人什么时候这么乖了?他说闭嘴就闭嘴?


汉克简直觉得自己被气笑了。他走过去,沉重的脚步碾过积雪,趟过那片静谧的蓝色湖水,就好像他在做什么翻山越岭的徒步似的。这个运动量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有点太过。


在他还能每天穿着笔挺的警察制服,叼着烟,警帽微微向下遮住锋利的眉骨,而不是任由灰白的头发湿淋淋挂在眼前的时候,他确实偶尔做这样的徒步远行。但是不多,毕竟他那时候太忙了,甚至没能够挤出时间去陪一陪自己唯一的儿子。


 


科尔。 


 


汉克安德森回头。科尔围着一条白灰蓝的格子围巾站在雪地里,正在冲他笑,神情明亮又快活,仿佛整个底特律的阳光都在他身上闪烁。科尔顽皮地向后单脚跳,跳一下换只脚,没几下就跳出了他的视线,再也看不见了。


所以这真得是个梦。他在白天醉得一塌糊涂,在梦里却该死的清醒。这是他第几百零一次梦见他的小科尔了?梦里的男孩子像是一头幼鹿,有着稚嫩却灵巧的脚,把他的爸爸甩在离他那么远,那么远的地方。


但汉克现在还不能追过去。


他现在站在湖里。虽然这片蔚蓝的湖水只有那么薄薄一层,但那个死板的塑料脑子肯定会把自己淹死。对,就是那种只把鼻子按进水里然后淹死的奇妙死法。所以他强迫自己转回去,然后对着那些即将被风刮散的活泼笑声说。


先等一等。


 


“副队长,我不得不提醒你,我并不会像人类一样死于溺水。”


“对,对,你只会被什么其他的人给一枪报废。顺便说一句,我看你只能防住底特律软绵绵没骨头的雨。”


“我尝试过说服。比如在大使桥的那次。”康纳眨了一下右眼,“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还有,我必须得再提醒你,副队长,第一代仿生人就能防水。”而RK800是目前最先进的型号。


汉克扶着膝盖坐下来,拿手指点点康纳的额头:“得了吧,你是指我用枪指着你这个‘聪明’的塑料脑子的那次?那叫激怒。”


“我猜是的。不然你不会把那一个康纳报废。”


汉克沉默了。


人类和仿生人一起静静地看着雪的碎屑如何把他们淹没。康纳棕色的发梢和眉毛上积起薄薄一层雪,而汉克的头发和胡须都白到看不清是不是挂着雪。


“康纳。”


“我在,副队长。”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康纳眨了两次右眼——因为他只剩下了右眼——运行诊断程序,然后他张开嘴。钛从他嘴里冒出来,汇入身下的湖一般,呈圆形漫延开的蓝血中。


“你为什么……不……”


汉克把康纳抱在怀里,他仰面看着他,发声器官艰难地摩擦出破碎的单词。


“不醒过来……问


问我呢,汉克?”


 


 


11.11.2038,底特律


RK800型仿生人从楼顶坠落,钛从那些撞击产生的碎裂缝隙中流出,把整片雪地都染成湖泊般的蓝。他的左半边脸满是细密的裂纹,已经丧失运动功能,但右眼珠还能转动。


汉克安德森警官在走近检查被报废的机器时发现了这一点。因为那棕色的眼珠正看向他,带着点茫然。


他还没有死。


仿生人没那么容易死。或者说,仿生人不会死。它们只会报废。


那康纳为什么报废了那么多次?在不超过一周的时间里,汉克默默数着,他见到了几个新的RK800?


四个,还是五个?


康纳每“死”一次,汉克感觉自己的某个部分同时也随之堕入地狱。希望,对美好的渴望,信赖,或者说活着的勇气之类的,都被这个仿生人用蓝色的血液渐渐抹去。虽然这些东西原本就快被他用酒精溺死。


可是它们尝试要回来。


 


康纳在一大片楼顶玉米地农场的边缘把他拉了上来。仿生人为任务失败断断续续道着歉,头低着,愣是让汉克从那些计算模拟出来的表情中看到了愧疚和无所适从。


没事。我们知道了他的样子,我们会抓住他的。汉克安抚了仿生人,在没有注意到自己用了‘我们’的同时,语气放得很缓。


他甚至差一点就要说出一句道谢。


汉克记得那一天的底特律,很难得有着不那么糟糕的天气。被康纳横冲直撞过的玉米地横亘着一条扭扭歪歪的曲线,他在那里看见了自己生命的轨迹。


可是汉克知道,他的灵魂其实挂在每一个曾流连的天台边缘,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现在,它终于被摔得四分五裂。碎片躺在雪地里,在阳光下,流着血,泛着光。


 


“其实该被推下来的是我。”


汉克说,他跪在康纳身边,枪在他的手边:“你为什么收手?你不是应该进行自己的任务吗?”


棕色的眼珠静静注视着他,那点迷茫散去,最后变成一种怪异的透亮。


仿生人张口,语调非常平稳。即使蓝血正在涌出。


“副队长,我……”


 


倒计时十秒。


红色的读数在康纳的视线中一点点归零。


为什么?康纳计算出自己大概只有一两秒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然后他得用停止之前的最后八九秒来告诉汉克这个答案。他的处理器可以在几毫秒中运算亿万次,处理浩瀚如宇宙的信息,而人类给予他的喉舌却只能传递出寥寥几个词。


“副队长。”康纳的声线非常平稳,“我……”


还有六秒。


五。


四。


三。


 


“……很高兴,能和你共事。”


最后两秒钟,表情固定,微笑。


 


“康纳?”人类用颤抖的手指拍了拍仿生人的脸。


坚持自己只是机器的仿生人带着微笑闭上了眼睛。他永远不会知道,现在的他看上去多像一个只是睡着了的男孩。


 


“康纳?”


 


底特律在下雪。康纳安安静静地躺着,只有头发有点乱。汉克用沾满蓝血的手指帮他理了理头发。


随后,老警察捡起碎裂的塑料片,如同为自己收敛尸骨。


尸骨应该归葬于墓地。所以他带着康纳回家。


 


——


汉克最近常常做梦,他的梦里有两个小男孩在玩耍。一个蹦蹦跳跳总是跑得很快,另一个?另一个跑得更快。


他根本追不上他们。


 


END


 


————


游戏目前在打二周目,走机器+革命路线,简直要过呼吸。我已经放下手柄三天不敢动了。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

三M:

漢康。

私人設定:

※犯罪的仿生人因為不適用人類刑法,所以都會交由耶利哥保護管束。兩個崔西被分配到的是救護方面的支援工作。有受傷的仿生人都會送到他們那邊去。

※康納機體內是密封狀態,所以味道不會散出去。沒時間的話會幾天才清理一次收集袋。

※康納告訴漢克他的體內可以自動吸收分解X液,但其實是定期從腹部打開丟掉的(吸塵器集塵袋的概念)。他分析漢克知道這件事會萎掉所以不說。

※蓋文以後看到康納都會閃超遠。


【虫×只剩15天生命铁】《游乐至死》

灯灯:

“何为完美一生,最后一刻可吻你唇,最后一眼是见你脸。”

超病态超放飞自我, 只剩15天生命的托尼斯塔克做的10件事。

灵感来源于娜塔莎对斯塔克的研究报告

设定25岁虫✖️47岁铁 

少年已长成 星辰还未老

ps.细节练笔作品 会有大量没有意义的细节描写 请见谅


--------------------------------------------------------------------


【DAY 倒数 15】


    纽约下雨了,每一个砖缝都淋淋漓漓的淌水,塔楼尖尖笼罩在灰雾里,在这种天气里没有人会注意身边路过的是谁,管他是钢铁侠黑寡妇鹰眼之类的奇怪玩意儿,纽约人只想把自己完全笼罩在黑伞里,不那么狼狈的走回自己没有暖气返潮的家。






    雨天使人抑郁。






    今天是托尼斯塔克生命里的最后第15天。






    窗外雨滴顺着玻璃一缕缕划下,车里开了空调暖风,但还是湿润。斯塔克不耐烦的扯了扯衬衫领口,打开车窗,雨丝像雾一样凉飕飕的吻在脸上。他感觉自己的睫毛都要被雨粘在一起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倒车的青年,理智完全回笼。






    托尼斯塔克一直知道自己是个疯子,他自恋又狂妄,全宇宙可能都找不到比他更嚣张跋扈的花花公子富二代。但是他在爱情方面一直都有些良知,不走心只走肾,所有的爱情都在酒里开始床上结束。






    怎么就,怎么就在最后的时候晚节不保呢。






    彼得帕克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像是一只生命力超强的杜宾坐火箭撞向斯塔克星球,把钢铁地壳砸的松软黏糊,火箭一路向星球核心俯冲,吓得斯塔克星球想要后退却无处可逃。斯塔克星球看到了杜冰高高竖起的耳朵和比任何一颗星星都要亮的眼睛,然后,火箭撞进了他的胸口,门打开了,杜宾跑出来在星球中心骄傲的撒欢。






    他对这个小东西无可奈何,只能假装它不是第一个跑到星球核心的小生物,可实际上是,斯塔克星球上没有任何生物存在,他荒芜贫瘠,只有钢铁、辐射和极光。






    斯塔克以为他可以永远控制对彼得帕克的感情,虽然他很疯狂,但他太爱彼得了,总是想得很多,这是他理智最牢不可破的一道枷锁。






    不过这个枷锁在他发现自己没几天好活的时候松开了。






    他果然还是个自私的人,斯塔克自嘲的想,他还是把彼得帕克拉下水了。














    “我们现在去哪,斯塔克先生?”青年轻松的握着方向盘,好像只是要和托尼去开复仇者会议一样的平淡自然,完全脱离了‘被暗恋了快20年的对象告白可是暗恋对象只能活半个月了’的悲惨故事设定。






    “呃,去…”斯塔克被他过于反常的表现打了个措手不及,“要不先回你家?”






    彼得很利落的掉头,“好的斯塔克先生。”






    托尼假装镇静的看着前窗,表面镇静心里慌的一批,“Kid听着,关于刚才我的愚蠢举动,我想……”






    “哦先生,我想现在不是说这个的好时候,”彼得扭头瞟了一眼坐在身边的男人,男人的睫毛如同蝴蝶羽翼一样被空调里吹出的暖风轻轻煽动,“我在开车,外面还下着雨,路况非常不好——我刚还被我喜欢了快二十年的人告白了,可告白的理由并不是因为他真心实意的决定爱我——我的心脏正在努力的维持工作,请千万、千万不要再刺激他了。”他警告一般的说道。






    “oh,oh,fine.”斯塔克妥协了,他诡异的对青年产生出一种惧怕来,“我们回去,回去再说。”






    他把自己的心全部暴露给彼得看了,他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














    彼得的家不大,只有一个开放式厨房连着客厅,然后就是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和洗漱间,他可能刚出门之前洗了衣服,整个屋子弥漫着淡淡的洗衣粉味儿。托尼浑身轻松了些,他瘫在沙发上,后知后觉的品出一点点难过来。






    这样的日子,他只能再过15天了。






    彼得端着两盘热腾腾的番茄肉酱意面走来,浓郁的香味蔓延开,他把叉子塞到托尼手里,把托盘稳稳的放在他面前,把餐巾轻柔的搭在盘子旁。






    于是托尼愈发的感到难过。






    “我会一直陪您,斯塔克先生,”青年叉起面,定定的看着热气蒸腾上来,“我知道您想说什么——请千万不要向我道歉,也不要说自己后悔将人生的最后时间交给我。”






    青年微笑起来。






    “因为我真的很高兴,比起斯塔克先生可能马上会死去给我带来的痛苦,我居然还在为斯塔克先生条件反射的决定爱我而高兴,”他轻轻的把手搭在斯塔克的后颈,“您会怪我吗?会停止爱我吗?我没有您想的那么善良……”






    后面的话被终止在一个吻里。






    非常,非常轻柔温暖的一个吻。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






    也是相处的倒数第15天。



松饼熊吉:

哈哈来做了这个性转问卷!画了德哈和罗赫!然后宣传一下偶的hp本最后剩了6本重新上架了,还没有买到的小伙伴可以去次元tomo的淘宝店购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