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信望

【盾冬】暗涌

社会我锤哥:

半AU 一发完


超级士兵盾✖️九头蛇杀手冬


私设较多




脑洞来自《水形物语》


强推










如果我们拥抱在一起,就能抵抗来自世界的一切恶意。




01


“他真的是人鱼吗?”


“不是,他只是能在水里呼吸而已。”




02


刚刚完成暗杀任务的冬兵觉得身心俱疲。


这次的目标过于狡猾,伪装成水果摊老板,冬兵买了一个星期李子才发现不对。


回到旅馆的冬兵脱下外套,小心翼翼的挂起来。


毕竟只有一个袖子的棉服实在太难买,大冬天光穿个马甲真挺冷的,羽绒马甲也冷。


杀手嘛,一般都是在破破烂烂的小旅店随便开个房间,冬兵始终坚信这样才够酷。


泡好一大碗玉米片,打开电视刚刚坐下,冬兵就听到老板的喊声:“205的客人在吗!有电话!”


业务繁忙,冬兵只好抱着玉米片到走廊里去接电话。


“亲爱的冬日战士,您好。九头蛇客服38400号为您服务。您收到一条紧急留言,将在-哔-声后播放……”


“骗子吧,挂了。”


没想到两分钟之后叉骨直接打电话过来,气的先骂了他十分钟,看来没什么急事。


临挂电话之前,叉骨才想起来紧急通知的事,“赶紧给我回来。”他说。


其实被叫回总部,冬兵还挺开心的,毕竟在外面打打杀杀风吹日晒的,太辛苦了。尤其是财务部还抠门的不行,连个防晒霜都不给报销。


叉骨这几天忙的四脚朝天,回来之后就跟冬兵见过一面,他严肃的摁住冬兵的肩膀,交代千万好好守住实验室,确保一切正常,不要出事。


然而在实验室门口坐了三天的冬兵还是想不明白,一个空实验室,到底能他妈出什么事。


就在他准备去质问叉骨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尖锐的警报声。




03


伴随着警报声,头顶的彩色灯光开始转着圈地闪,冬兵有些头晕。早就跟叉骨说实验基地不能整这么花哨,照这么发展下去,摆俩果盘都能当KTV用了。


冬兵稳了稳心神,掏出别在左腿外侧的手枪,警惕的贴上墙壁。


几个扛着机枪的蒙面壮汉出现在走廊尽头。不过冬兵一点都不担心,穿这么装逼,一看就是九头蛇自己人。


他们走近了冬兵才发现,被这几个人围着的,是一个长长的柱形水箱,被关在里面的什么东西正撞击着内壁,使水箱轻微的颤抖。


一群人走到面前,叉骨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擦擦额头的汗,挥手让面前的彪形大汉闪开,冬兵这才真正看到了水箱内的景象。


被关在里面的青年只穿了一条短裤,除了长得太帅和身材太好之外,和常人也没什么不同。青年虽然看起来强壮,但他的撞击软弱无力,脸色也很苍白。


叉骨看着冬兵,不说话。


冬兵沉默了一下,真诚的夸奖到:“新买的观赏鱼缸?看着挺好的,我帮你搬到办公室?”


“搬你妈,我让你给我把实验室打开。”




04


为了劫回这个超级士兵,九头蛇可是下了血本。


听说神盾局新研发的血清已经完成第一次注射,漫威所有的反派都非常紧张。这要是让神盾局成功了,他们还能有活路吗。


而且神盾局也太嚣张了,血清才刚研究出来就开始打广告,什么正义之光降临,美国队长问世,真不要脸。于是他们投票选出最大最可靠的连锁反派机构九头蛇为代表,决定齐心协力端掉这个未来的美国队长。


九头蛇当然非常配合,当场就把机构扛把子冬兵叫回来镇场面。


于是之后的日子,冬兵就把自己的小板凳一路从实验室门口拖到了水箱跟前。


每天上午会有几个穿白大褂的科学家过来围着正义之光研究,但他们通常只呆不到一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只有冬兵和队长两个人呆在光线暗淡的实验室里。


其实这事儿也怪叉骨,好好地实验室非要装修的跟个山洞一样,还非说这样艺术感强有气质,怎么劝都不听,还不给安护眼灯。现在倒好了,人科学家为什么只呆不到一个小时就走?字都看不清让人家怎么勤奋研究?




05


 超级士兵多数时候只是闭着眼睛,面色依旧苍白,冬兵隔着一层玻璃看他,能看到他的金色发丝漂浮在水中。


没见过他们喂他东西吃,冬兵去打听了才知道,他们在水里加了葡萄糖和营养液。从此之后冬兵看正义之光的眼神就多了一分同情,毕竟喝洗澡水不是太愉快的事情。


中午通常有人来换班,给冬兵半个小时去吃午饭。九头蛇的食堂不怎么样,在勉强能吃和不勉强也能吃的水平之间上下浮动,但挑食不酷,一点儿都不像成熟沧桑杀手的风格。所以每天中午的九头蛇食堂,都能看见杀手界扛把子冬兵面无表情的吃青椒和胡萝卜。




抱着枪坐在地上,冬兵走了半天神之后,目光转向了墙上的圆形钟表。看着时针缓缓走向“12”,他没忍住笑了出来。一阵“嘿嘿嘿嘿”引起了正义之光的注意。


“你在笑什么?”


这是正义之光第一次跟他说话,同时也是正义之光第一次说话。


冬兵有点没反应过来,愣愣地说:“又能吃饭了嘿嘿嘿……”


正义之光看着他。


冬兵从地上站起来,缓缓走向贴墙放置的封闭水箱。


他轻轻把手掌贴上去。


就像正常人会在水族馆里做的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Steve,Steve Rogers…你枪扔地上忘拿了。”


“他们为什么把你关在鱼缸里呢?”


“血清让我能在水下呼吸,但水让我比在空气中虚弱。”


冬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九头蛇真是太不是人了。


但Steve并没有告诉冬兵,其实他觉得自己的力量一天天在恢复,换句话说,他好像已经能完全适应水下的环境了。


Steve向前靠了一点,用手指点点冬兵手掌所在的位置。冬兵猛地收回手掌。


实验室的门被拉开,冬兵警惕的转过去,手覆上腿侧的枪。看到是叉骨,他才松了口气。


叉骨带了两个饭盒过来。


他们坐在凸起的岩石上,面对面吃午饭。


叉骨说老板带了好几个小队出去执行任务,总部人手严重不足,以后中午就没人来换他的班了。冬兵需要自己带午饭来。




吃过午饭,冬兵指了指Steve:“给他打开盖透透气吧,闷死了咋整。”


机构扛把子说话还是管用的,水箱的顶部被打开,但他们在Steve的脚上拴上了一条铁链,连在水箱底部。


Steve有时会坐在水箱内侧半截凸起的小平台上透气,他的头能正好露出水箱。


冬兵很少和Steve说话,因为作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话是不能太多的。


但他常常会给Steve带吃的东西来,一开始只是一些小零食,小心翼翼的藏在弹夹里,后来越来越胆大,据目击者门卫大哥表示,他昨天看见冬兵鼓鼓囊囊的裤兜里露出半根香蕉。


在他已经发展到用防弹背心拎着饭盒进来的时候,冬兵觉得自己和Steve之间已经建立了某种特殊的联系。


他觉得自己像养了个两栖动物。


于是第二天,冬兵带来一兜彩色小石子,蹬上小板凳,全部倒进了Steve的水箱。




06


晚上回到公寓的冬兵关上房门,放满水跳进浴缸。


金属臂要很小心,碰到水会短路。


枪被他放在手边的矮窗台上。


他喜欢在水里自慰。奇怪的是,这种时候,他的脑中总是一片空白。


左臂搭在浴缸边缘,冬兵猛地仰起头,他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金色。


高潮的感觉散去,逐渐清醒的冬兵心想,可怕,撸多了原来真的会出现幻觉。




冬兵的公寓隐藏在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里。楼下不远处有个九头蛇旗下的连锁生鲜超市,24小时营业,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冬兵会去转一转,为自己囤积储备粮。


通常只买方便面玉米片和罐装啤酒的冬日战士第一次停在超市的书架前。


离开超市,腋下夹着一本菜谱的冬兵换了五种走路姿势,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研究到天亮才捣鼓出一盒像样的寿司,冬兵看了看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才该上班。


他犹豫了一下,躺到了沙发上。


叉骨帮他选的沙发是明亮的黄色。躺在上面的时候感觉很软。冬兵还记得当时搬家工人不肯帮忙把沙发搬上五楼,他和叉骨只好自己动手。




07


他好像只有叉骨一个朋友。


洗脑之前的事情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只有金属臂接口处时常传来的阵痛提醒着他,不对劲。


不对劲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很久。有时候冬兵也会好奇自己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但总是想象不到,他遍不再愿意去想。半截人生都变成了空白,让他下意识的惶恐。


其实他有很多疑问,很多困惑。但他怕一张开嘴,这些问题会全跑出来把自己淹死。所以他提防着自己的每一句话。


幸好杀手是个不怎么需要与人交流的职业。


他活在一个接一个的任务里,饿的时候大口吃饭,困的时候蒙头睡觉,任何欲望他都能自我疏解。好像也不需要交流。


有的时候,在他离开之前,叉骨会拍拍他的肩膀,嘱咐他小心。他潜意识里对九头蛇有个模模糊糊的定义,但也仅限于模模糊糊而已。其实他对很多事的感觉都是模糊的。包括叉骨。叉骨帮他搬家,偶尔和他聊天,和他一起吃午饭,他觉得叉骨是朋友,并完全相信叉骨也把他当成朋友。但他也知道叉骨对九头蛇忠心耿耿,有的时候叉骨说起一切都充满讽刺,但冬兵能感觉到他对一切的热爱和忠诚。


他在这样的模式里呆了太久,所以Steve进入他的生活时,他觉得一切都新奇无比。他们每天在一起,前言不搭后语的聊天,一起吃他准备好的午饭。


Steve好像也渐渐意识到了,冬兵对很多东西都缺乏清晰的概念。于是他画画给他看,画远处的山丘和海,画家乡的树与河流。


夜里他悄悄画他眉眼,画在海洋和星辰的背面。




08


“你为什么有一条金属臂?”


金发青年坐在水箱侧面的凸起处,一条腿被铁链拉的很直。


冬兵看着他的小腿愣神,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以前也打过血清。”


如果你和冬兵聊过一两次的话,你就会发现他真的很难沟通。你根本不知道他把你的问题听进去没有。他的眼睛好像看着你的方向,但他的答案永远不着边际。


幸好Steve不太在乎这些。


他顺着冬兵的话往下闲聊:“那你也能在水里喘气吗?”


“我的手臂,会短路。”冬兵抱着枪的左手松开,向Steve展示他的手臂,“九头蛇研究的血清应该不如给你打的厉害,不然他们也不会想尽办法把你抢回来了。”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呢?”


““因为……因为叉骨让我看着你?”


“我说,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呢?”


冬兵又沉默了一会儿。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说话总是卡壳。


“我不知道。”他的语气有点沮丧。


他也在不停的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完全可以从九头蛇跑掉。隐姓埋名并非难事,装了追踪器的金属臂也可以卸掉,这一切对于顶级杀手来说,都是小儿科。


可是,逃跑之后,他该去哪呢?他能去哪呢?




到了下班回家的时间,在夜间负责看守Steve的精英小队进来之前,冬兵突然转身对Steve说:“我一直抱着枪,是为了保护你。”


Steve攥紧了素描本。




09


红骷髅执行任务回来,带回了一整个科研团队。


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白大褂,带一模一样的口罩和白色帽子,身上有一模一样的消毒水味。


看着他们走过来,冬兵的心飞快下沉。


他们把水箱的盖子合上,搬进来许多巨大仪器,通电之后红蓝两色的按钮不断闪烁,一整个上午,实验室里都充满嘈杂的机器测试音。


冬兵站在水箱一侧,抿着嘴望向他们。最后,他把右手贴在玻璃上。


Steve把手贴在他手掌的位置,隔着冰凉的玻璃,冬兵却感觉掌心发烫。


真正开始实验的时候,包括冬兵在内的一切不相干人员都被赶了出去。叉骨站在他的旁边,只是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叉骨总是拍他的肩膀,开心的时候也拍,难过的时候也拍,孤单的时候也拍,现在他担惊受怕,还要拍。


“为什么?”


“研究出他的秘密所在,我们也能造出超级士兵。”


人类面对战争的时候,总想找到捷径。越是掌握不了的力量,他们就越是渴望。


冬兵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潜藏巨大力量的金属手掌,轻轻动了动手指。




这次的实验员显然比之前的专业,对环境一点儿也不挑剔,提都没提护眼灯的事。


第一次研究顺利完成,除了冬兵听到的几声极力忍住的闷哼,一切都很完美。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冬兵打开水箱的盖子。


Steve的脸色就像他来的那天一样苍白。




10


Steve的状态很不好,他的额头两侧有明显的紫红色痕迹。那些人用了电,冬兵心想。


这样不行。


他突然清醒的意识到,对九头蛇来说,Steve是它们的研究对象。


就像当初摔下火车的他一样。


这些人的心里没有任何敬畏,只有对未知力量的无限贪念。


于是他差不多想到了接下来九头蛇会对Steve做什么。


不可以。


一直以来和Steve建立起的关系都在麻痹着冬兵,他的生活重心已经转移到了这件阴暗、封闭的实验室。这是一个不被外界打扰,甚至忘我的环境。在这里他们不再怪异,对外界一无所知,什么都不能打扰他们。


但外界并非对他们一无所知。当现实一点点涌进这间房屋,即使他们再不情愿,也不得不醒来。安乐乡被打破,琥珀屋一点点融化,他们暴露在一切丑陋的面前。


冬兵一整天都没有说话。


晚上回家之前,他先去了叉骨的办公室。




11


“为什么?”


冬兵好像一直是面无表情,但叉骨心想,今天的他是悲伤的。


于是叉骨伸手关掉了桌上的监听器。


“你爱上他了。”


“没有。”


这不是爱情。爱情不足以概括。


他的感情就像平静海面下的阵阵暗涌,不动声色,却又来势迅猛。


“这不会有结果的,就算九头蛇放他走,神盾局也会抓他回去,送他上战场,执行一个又一个任务,利用他,直到他没有利用价值为止。”


就像九头蛇对我做的一样,冬兵心想,但Steve和我不同,Steve记得美好的万事万物,记得自己是谁,他可以逃脱这一切。




12


看到九头蛇要活体解剖Steve的文件的瞬间,叉骨就预感到,要完蛋了。


果然,他冲进实验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他不知道冬兵是怎么打开Steve脚上的锁链,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穿过九头蛇基地密不透风的围墙,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受伤。


冬兵把现场处理的很好,干干净净不留痕迹,九头蛇查了三天,才发现了一点点蛛丝马迹。


红骷髅气急败坏,掐着叉骨的脖子质问他们在哪,叉骨一脚踹上他的肚子,反过来冲他发火,:“去你妈的!我还想知道他个小王八蛋去哪了呢!”


“好啊,你和他熟,你告诉我冬兵住在哪,我自己去翻。”


“我他妈怎么知道他住哪?他那人又怪又讨厌,谁他妈跟他熟。”




13


红骷髅开始全城搜索冬兵住处的时候,他和Steve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


三天足够做很多事情。


逃出来的途中,冬兵的小腿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冬兵坐在沙发上包扎伤口,Steve拦住了他。其实冬兵所谓包扎,也只是拿纱布胡乱缠两下而已。


窗外是一片漆黑的城市,台灯的微弱光芒披在他们身上,黄色的沙发此刻显得有些狭窄。


对视片刻,他们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


冬兵笑了出来。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冬兵把腿翘在Steve的膝盖上。


Steve伸出手,轻轻的触摸。撕裂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那天他们划开了我的手掌。我发现我的伤口可以快速愈合……没有那么快啦……不过也挺快的不是吗?其实你的伤口我就是想试一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冬兵伸手去抹转眼间已经长好的那块皮肤。


他摸了摸Steve柔软的金色头发,轻轻吻他的脸颊:“明天早晨我送你走,不要回神盾局,走的越远越好,不要让任何人找到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是谁。”


“你呢?”


“他们不会怀疑我的。”


“你不想和我一起走吗?”


冬兵仿佛受到蛊惑,他抬起头,去看Steve的侧脸。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永远在一起,不好吗?”


冬兵没有回答。


片刻,他起身,活动了一下安着追踪器的金属臂。然后他拖出茶几下的工具箱,转身对Steve说:“过来帮我把胳膊卸一下。”




14


超级士兵名副其实,冬兵真的没想到,他还能再长出一条新的手臂。


冬兵轻轻抚摸着左手的皮肤。新生的皮肤十分敏感,微微泛着粉红色。


昨天晚上他还和Steve打趣:“你要和一个残疾人共度余生了。”


Steve看着他狰狞的截肢面,低头轻轻吻了一下。然后他把手掌轻轻覆在上面。


冬兵记得自己还嘲笑他来着。


“别开玩笑了,你真以为你是神吗?”


Steve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他说:“有的时候,我必须是。”


行吧,看来他还真是。


冬兵拉着他的神明走进浴室,两人急切的脱下衣服,拥抱着倒进灌满水的浴缸里。


他感到Steve和水一起进入他的身体。


新生的左臂被冬兵完全浸在水下,高潮来临时眼前的那片朦胧的金色终于变得清晰,具象成为Steve垂在额前的几缕碎发。




15


后来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有人说他们游过了墨西哥湾,隐姓埋名开始了全新的生活,也有人说他们只是死在了世界的某个角落。


神盾局又研究出一批新的超级士兵,但他们再也没有创造出能治愈一切的超能力。


上帝只降临一次。


红骷髅的精英小队在一处垃圾堆里找到了冬兵的金属臂。


世界不断的陷入混乱,又恢复和平,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他们。


只有叉骨偶尔想到以前的事情,但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其实后来他悄悄去过冬兵的公寓,看到了桌上留下的便条。


冬兵把那张黄色沙发,还有厨房里所有的玉米片都送给了他。




-END-



评论

热度(411)

  1. 济慈的小夜莺社会我锤哥🌿 转载了此文字
    我忍不住看太太的文时涌出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