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信望

【成熟虫✖️战损铁】《我想要捧住的是一颗有裂缝的星星》

眠狼RDJ:

灯灯:




战损铁太好磕了 非常非常甜的小甜饼 一发完

写漫威的时候简直失去了刀的功能 只想宠他们啊

设定22岁虫✖️47岁铁 依然会有我疯狂热爱的贯穿人生梗

复联三剧情时小虫17岁


————————————


彼得帕克见过钢铁侠自杀式攻击的样子。灭霸之战时斯塔克先生把装甲转换为武器,将脆弱的肉体暴露在那颗荒芜星球的烈风与灰尘之下。他从未那么强烈的意识到没有盔甲的斯塔克先生只是一个四十出头的普通人,长期的科研熬夜使他的身体可能还没有同龄人健康。可惜那时候彼得已经变成了灰尘的一部分,只能无用的看着那个褪去盔甲的中年男人被巨大的悲痛钉在土地上,如同一只被锈蚀钉子钉住的单薄书页,页脚刚被眼泪濡湿,就立刻被泰坦星的暴风吹干。


‘等我活过来,再也不会让斯塔克先生受伤了,一丁点都不会’,他想到,这几乎变成了他最强烈的执念,以至于他从平行世界脱离之后的五年里把自己真真正正的变成了一个人型贾维斯,恨不得当盔甲穿在铁人爸爸的身上。


说到变成盔甲,哦我们的好宝宝彼得曾想象过那个场面,他紧紧的包住斯塔克先生,纠缠住斯塔克先生的每一根手指,第一时间可以感受到斯塔克先生因为剧烈运动而变得粗重的呼吸,或许还会有湿漉漉的水汽黏在他的身上——更别提那饱满挺翘的臀部,可能会被重力和加速度拉扯的有些变形,然后又因为绝佳的弹性恢复原状——


god,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因为这个想象洗过多少次内裤,绝不。


是的,我们的好邻居喜欢斯塔克先生,喜欢了非常久,从9岁就开始了。


彼得看过一句话,叫少年一瞬动心便永远动心,他真的爱死这句话了,恨不得把它纹在自己脸上。这样斯塔克先生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你还小kid,等你长大就不会这样想了’这样子的话来搪塞他了。


他再也不会遇到像斯塔克先生这样的人了。


人类的少年时光何其短暂,即使是最年轻的复仇者彼得帕克先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少年期已经进入了末尾。他已经22岁了,时间和经历让他挺拔又强壮,像是一株茂盛的植物,他知道自己比同龄人成熟的多,这并不意味着他世故什么的,而是他懂得了如何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心中依然烧着的火苗儿。


斯塔克先生就是他的心火——或者随便什么世界上最闪最亮的东西,钻石星辰银河什么的。总而言之就是,那个小胡子男人是彼得帕克前半生最重要的宝贝,介于英雄普遍短命这一点,大概率也是他一生中保有时间最长的宝贝了。


可是斯塔克先生不相信,22岁的彼得帕克在一次任务结束后想,即使他刚才再一次毫不犹豫的帮斯塔克先生挡住了那个外星野猪版佩奇的攻击,托尼斯塔克依然不相信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对他怀着的永恒不变的爱情。


托尼这一辈子拥有的太少太少了,而这其中还有一大部分都是物质性的,所以他害怕接受那些虚无的感情。他不相信有很多人爱他,他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不是那个除了贾维斯以外没有任何可以说话的对象的企业家了。


得到越多失去越多,托尼斯塔克宁愿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过。他的人生一团糟,充满了嘈杂和爆炸,你让他怎么接受一份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爱情?尤其是那个少年,全世界都放在他面前,他一伸手就可以够到很多比自己更好的事物,又怎么能让他陪着一个老去的军火贩子度过一生?




他们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彼此关系微妙的平衡,直到彼得再一次的看到斯塔克先生的自杀式攻击。


复联的人散落在世界各地,只有托尼斯塔克独自面对着一艘飞船,他身后是一座百货大楼,里面挤满了惊恐的人群。


男人的头盔最先消散,露出托尼斯塔克的面容,那不是一张年轻鲜亮的脸,却坚毅且令人安心。散去头盔的能量击打在那艘巨大的飞船上,只激起了点点铁屑,钢铁侠有些绝望的闭了闭眼。


然后是身体的护甲、腿的、左手的。


最后托尼全身只有右手的掌心炮依然闪着光,但他一步都没有后退过。


看来给复仇者们放假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他自嘲的想到,今天交代在这也太丢脸了,睡衣宝宝估计会哭的一塌糊涂。


他无法自制的想起彼得帕克,那个以前很小很小,现在已经高过他半个头的青年。


幸好一直没有答应他的表白。


可是,他又想,我真的不能拥有这份爱吗。他,托尼斯塔克,天才花花公子、全世界最有钱的铁人爸爸,多少人愿意和他共度一晚而付出一切——


‘停止胡思乱想’,他打出了最后一波能量,闭眼,‘我的遗产分好了吗,我想friday应该会妥善处理——’


“Mr.stark!”青年的声音从天而降,“退后!”


然后传来乒乒乓乓的击打声,还有大楼里面欣喜若狂的尖叫。


‘这可真是有点儿不公平,明明是我救了你们,还差点把命搭进去。’这是斯塔克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他太累了,为什么不在确定安全之后惬意的睡一觉呢?醒来后再办一个盛大的聚会?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潜意识里,他已经把蜘蛛侠的声音和安全画等号了。



这次斯塔克先生伤的有点重,在医院躺了一天都还没有清醒。


彼得帕克坐在床边,即使过了一天,他也没有从剧烈的心悸中缓过神来。


差一点,如果他再晚来一点,斯塔克先生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他心里乱糟糟的,庆幸紧张后怕愤怒心疼,什么都有,但更强烈的是他对斯塔克先生的爱意。


他回想起斯塔克先生单薄的站在百货大楼前,一个人面对着比楼还高的飞船——


这就是他爱的人。


彼得帕克想。


斯塔克先生就像是一颗星星,他真实的存在并闪亮,给了世界很多很多的光明。他高高的悬在天幕中,没有人会问他是怎么爬上去的。大家赞美他的美丽与光芒,认为他的确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星星。


只有彼得帕克想捧住他。


因为被星星救过的小男孩知道,这是颗有裂缝的星星,长久的发光已经使他疲惫不堪,他太累了,需要有个人捧住他吹一吹,安慰他陪伴他。


而这颗星星又有些任性的挑剔,只有最好的人才能离他近一些。


小男孩用了他的一整个少年时光才来到星星身边。


这是他一生的宝贝,他再也不会有另外一个美好的十年去奉献给别人了。


所以他陪着星星,星星也陪着他,他们一起发光闪烁,可能有一天星星会累会暗淡,那他会将星星捧在手里,让他休息,告诉他不用担心世界上的人们会失去光明。


因为他已经长大了,可以连着斯塔克先生的份一起发光,让人们每天都能看到璀璨的星河✨


评论

热度(1268)

  1. 一颗草莓May灯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