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信望

【黑化虫✖️逃亡铁】《如果全世界与你为敌》

灯灯:

设定内战后 铁协调失败 并且因为放走史蒂夫等人而被神盾局同列为罪犯名单 受到追杀

同时舆论将其视为众矢之的

复联成员一部分不赞同他的做法 一部分自身难保

他全民皆敌

他孤身一人




是的就是这种魔鬼设定!今天要做魔鬼灯!带感到飞起我爱死这种感觉了!

✳️大刀预警 做好心理准备就一起向下看👇

——————————————



托尼斯塔克从来没有想过把彼得帕克扯到这个局里。


他承认,自己之前的确因为怀着和队长攀比的心思而让睡衣宝宝飞到德国为他打了场架,但那只是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而已,谁都没有特别当真,毕竟谁会对平日的战友刀尖相向呢?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得不受控制,史蒂夫像是切蛋糕一样轻轻松松的切开了他胸口的反应堆,托尼的被背叛感像是盔甲碎屑一样淋淋沥沥撒了自己一身。


他气的要死又无可奈何,将心比心一下,他其实是能理解史蒂夫护妻心切(这个词可真他妈恶心),但是他还是感觉很不好。


还好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钢铁侠的一生中有无数感觉很不好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及时退回自己的盔甲里舔舐自己的伤口。关键是,神盾局看不下去他这样‘温柔’的劝谏法了。


精英部队,小规模导弹,高性能坦克。


庞大的国家机器放弃了这些微不足道的棋子,它毫不留情的决定碾压过去,让一切血肉模糊都融进历史的车辙。


托尼在神盾局斗争了一周,整整七天他几乎没有合眼,一遍又一遍重申美国队长一行人对普通群众是没有危害性的。


他几乎恳求着政府高层再给他一点时间,再让他见队长一面。


没用,没用,没用。


“fine.”第七天的最后斯塔克变得非常冷静,“如果你们一定要斩杀这一切,我会用我的身躯挡在他们的面前。”


可惜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指着那些冰冷的光屏人像破口大骂,砸坏了一整个会议室的精密设备。


然后,就成这样了。


托尼斯塔克成为了逃犯的一员,只要打开报纸就能看到他的脸和无数严苛的责骂,他带着他的盔甲开始了逃亡。


他孤立无援,但是没关系,他还有自己在经历中长出来的坚固铠甲。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要求彼得帕克的帮助。


睡衣宝宝还是乖乖当他的好邻居吧,斯塔克苦中作乐的幻想了一会彼得知道此事后哭的一塌糊涂的样子,抱着掌心炮得到了一段难得的浅眠。





彼得在看到全球通缉托尼斯塔克的新闻时,惊的把勺子掉到了餐盘里。


然后他听到整个学校食堂的人都在指责斯塔克先生。


在ned的呼喊中他跳出食堂,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课的壮举。


回到家里后他让凯伦查具体怎么回事,知道起因经过后他面无表情的开始穿战衣。


“彼得,你要去哪里?”凯伦疑惑的问。


“去找斯塔克先生,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和全世界战斗。”少年的面颊严肃的绷起,“帮我定位斯塔克先生的位置,我知道你有这个功能。”


“这不符合规则,彼得。”


“不要跟我提规则,”彼得帕克嘲讽的勾起嘴角,“斯塔克先生都被通缉了,这世上还有什么规则?”


“你的行为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危险。”


“我不在乎,凯伦。”彼得帕克听出了电子女音隐藏着的担心,本来凶狠的眼神变得和缓了一些,“听着,如果没有斯塔克先生,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不会存在,我早就死在9岁的那个晚上了,你明白吗?我的命是斯塔克先生救的,它随时都准备着为斯塔克先生付出一切。”


“好姑娘,please,”少年哀求到“告诉我他的位置,我要去和他站在一起。”


得到地址后彼得给梅姨留了一份简短的信,让她不至于在他消失后太过惊慌。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我崩了我的好邻居人设,彼得一边赶路一边想。


如果可以的话,彼得帕克希望做一辈子的纽约好邻居,斯塔克先生的可爱睡衣宝宝,斯塔克先生喜欢自己柔和的少年性格。


但是他的确不是斯塔克先生所喜爱的那个少年英雄的样子,事实上他偏执又冷漠,彼得帕克的确很爱这个世界,但实际上他不敢说他爱这个世界是否更多的是因为斯塔克先生爱这个世界,这几乎成为了他的心魔,在每个拯救世界后的晚上被他想起。


现在他确定了。


如果这个世界和他的斯塔克先生为敌。


那他就不要再爱这个世界了。






炮火,爆炸的震荡,鲜血。


托尼斯塔克的鲜血。


他被围住了。


托尼斯塔克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精英部队脸上是非常冰冷的表情。


“我想你们已经忘了是谁把核弹丢进虫洞的了,是吗?”小胡子男人的盔甲已经全数褪尽,他跪倒在灰尘和钢筋里,依然高傲的昂着头颅。


没有人回答他。


“我想你们也忘了——呼这可真他妈疼——”他用最后一点的力量站起来,焦糖色的眼睛在被灰土染脏的脸上更加明亮,“忘了是谁给你们这些装备的钱的,嗯?”


腹部的血渍慢慢晕染开来。


托尼斯达克感觉到了失血的晕眩,在意识模糊前他望着那些冷漠的双眼。


国家啊。


真他妈冷。


在他因为流血过多而抽搐着摔倒地上的时候,有一双手扶住了他。


他的皮肤和蜘蛛仿生衣接触的地方感受到了温暖。


“我记得,mr.stark.”少年英雄小心翼翼地把重伤的男人护在怀里,语气很轻快,看向士兵的目光却极其冰冷,“不过你可能不记得,在8年前你救过一个小男孩——”


“他可是把您放在心上记得清楚得很呢。”


怀里的人没有回答,他闭着眼睛,睫毛很卷很翘。


托尼斯塔克意识上其实还不太能反应过来接住他的人是谁,他的身体已经诚实的把掌控权递交给了少年。


管他妈的,斯塔克想,总算有人接住他了,他要好好的睡一会。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斯塔克发现自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伤口被妥善的包扎过了,空气里全是奶油炖菜的香气。


他闭了闭眼,第一次恳求上帝将时光停在这一秒。


“你醒啦,斯塔克先生。”少年的小奶音从房子的另一边传来,“我听到你的呼吸频率有了变化——不过抱歉我没办法立刻过去到您的身边——哦该死这个锅子真是要命的烫!”随后传来了叮叮当当的盘子碰撞声,最后是烤箱门关上的声音。


脚步声。


出现在斯塔克面前的少年带着滑稽的烹饪手套,托尼斯塔克惊讶的发现这个他心中的小孩儿已经长的很好很好很好了。


托尼斯塔克有很多想问的话,比如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比如你为什么会来找我你知道全世界都要我死吗,比如你怎么找到了居住的地方,甚至他连为什么彼得帕克会做奶油炖菜都想问。


他还有很多担心和后怕,他想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孩子快点回家。


但是这个气氛实在是太好了,整个房间都是甜甜的炖菜香气,他躺在被子里好软和,他久违的感觉到了幸福的饥饿——


所以他最后近乎抱怨的开口道:“为什么你不带着你的炖菜一起过来呢kid?虽然见到你我也很高兴,但我更想见到把你烫到的那口锅。”


彼得帕克嘻嘻哈哈的笑起来,明朗的仿佛他刚刚放学回来,他转身去厨房把炖菜端过来。


“当然啦斯塔克先生,坐在床上吃饭可是病号的特权,需要我喂你吗?”





这种温情时光持续了不到一周,他们就被发现了。


在这一周中斯塔克没有开口让彼得走,他从少年坚定的眼神中明白了一切,他们为了保护对方睡在同一张床上,只要有少年灼热的体温环绕着他,托尼总能睡的很好,甚至比之前没有被通缉的时候睡的还好些。


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托尼扬手,把盔甲一节节的穿戴在身上。


彼得帕克已经换上了装备,他看着面前金红色的铁人,很不符合气氛的感受到了一点和偶像并肩作战的激动。


来吧斯塔克先生,让我们一起逃。


我们可以的。





托尼斯塔克和彼得帕克对着一个金发小孩。


小孩看起来不到3岁,哭的要断气了。


在刚才他们与政府军的战斗中,小孩的父母没有躲过交错的火光,现在冰冷的躺在不远处的地上。


彼得帕克绝望的看到了托尼斯塔克眼中破碎的星光。


“No,no mr.stark,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彼得艰难的开口,他感觉自己的嗓子里被撒了一把锐利的刀片,“求你——别多想——”


“他的父母是因为我死的。”斯塔克先生的声音非常平静。


“听着kid,我不能再让人因为我死去了。”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彼得第一次对着托尼吼叫,他浑身抖的像是淋着暴雨的小狗,“只是求你不要——求你,求你斯塔克先生,如果你死了——如果你去自首——”


彼得突然感到了诡异的轻快。


“如果你死了——你去自首——斯塔克先生,我会和你一起死。”


少年微笑起来。


是的,斯塔克先生,让我们一起死吧。


权力草菅人命,政府逼你至此,你如果不想让我反抗。


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他们带着小孩找了个房子过夜。


彼得一直保持着挺轻松的心情,他只有17岁,其实不太理解死亡是件多么冰冷的事情,只是觉得这是和斯塔克先生唯一厮守到底的方法。


斯塔克先生在厨房里忙活着,他说他要给他们做一顿饭,做奶油炖菜。


金发小孩趴在彼得怀里,很依恋的用脸颊蹭着少年。


“其实你挺可爱的,”他吻了吻小孩玫瑰色的脸蛋儿,“可惜我和斯塔克先生不能陪你久一点,而且说实在的,我们真的很对不起你。”


厨房里的烤箱叮的叫了一声,然后小胡子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吃饭啦kid——”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彼得怀里窝着那个金发小孩,孩子还睡的香喷喷的。


明明是很好的昏迷剂,他却感觉天旋地转。


他踉跄着跪爬着打开了电视。


新闻,谈判,死亡。


这些爆炸性的新闻已经有一天的时间。


距离他吃下香喷喷的奶油炖菜,正好一天半。


托尼斯塔克用自己的死亡换来的复仇者联盟的安全。


彼得跪在地上,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哽咽。


他像是小兽一样的哭出了满脸的鼻涕。


他无法抑制的想起9岁的掌心炮,15岁的车里的拥抱,还有之前一周的共眠,甚至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夜的吻。


金发小孩依然香甜的熟睡着,时不时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轻哼。


彼得慢慢的直起身,他记得客厅桌子上有一把枪。


等我。等我。等我。等我。等我。


彼得帕克没有在桌子上看到枪,他看到了一张纸条。


字迹是标准的花花公子式的花体。


【替我还债,kid,我没有可以托付的人了。】

【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债务,他看起来还是挺可爱的不是?我可不想养小孩,就交给你了。】

【你是我的骄傲,kid。】

【回去复仇者联盟吧,我会帮你打理好一切。】

【替我继续爱这个世界吧。】




附件📎彼得给梅的那份信:

“亲爱的梅:
我现在要去找斯塔克先生了,请你千万不要生气和担心,我想的非常明白——斯塔克先生是我的全部,他让我活我就活,他让我死我就死,我永远不会丢下他一个人。请原谅我的任性。
爱你的 彼得 ”

评论

热度(168)

  1. 秦信望灯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