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信望

【虫铁】阴差阳错(灵魂互换,甜饼,一发完)

剑与枪与你_:

阴差阳错








#CP:虫铁,Peter Parker/Tony Stark。




#灵魂互换梗,甜饼,OOC,弱智流。




#暗恋变明追的故事。








“小子,听着,我第五十二次郑重且认真地通知你,我真的不是Tony Stark的保姆,也不知道他现在和谁鬼混在一起!”电话那边的男人语速渐快,嗓门渐大,到最后,他几乎是吼了出来,“所以,真的别再打电话来了!当需要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忙音,男孩挺得笔直的肩背垮了下去。




他有些烦躁把手机丢到床边的小桌上,泄气地向后倒在床上。床板随着那冲力发出了一声吱吖的响动,Peter把松软的枕头盖在脑袋上,试图掩盖住自己满脸失落的神情。




他又翻来覆去地煎熬了好一会儿,每次身子突然弹动坐起,打算去抓床边的手机,却又在半途悻悻地缩回去,再一次唉声叹气地摔落到柔软的床上。




在Peter第十一次重复仰卧起坐的动作并只差分毫就能够到手机时,门外传来了轻缓的敲门声。May温暖柔和的声音随之响起,劝导他早点休息,语气里是掩藏不住的爱护与关心。




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自己毫无动静的通讯器,Peter最终垂下了伸出的手。他闭着眼睛软若无骨地瘫倒在床上,沮丧地叹了今晚的最后一次气。




如果我能知道他在哪里、正在做什么就好了。Peter描绘着自己脑海中某个人的轮廓,忍不住甜蜜又苦涩地想着。




男孩在静谧中沉入梦乡,他的唇角轻轻勾着,轻如耳语的呢喃飘散在夜风里:“Mr.Stark,晚安。”








Tony在震耳欲聋的闹铃丄声里苏醒。




小丄胡子男人皱着眉,脑袋因为熬夜而隐隐作痛。他迷迷糊糊地侧了个身,揪起枕着的枕头堵住耳朵,像个鸵鸟似的把自己全然埋进松软的被褥里。




“Friday,你的品味变糟了,”Tony闭着眼睛,嘀嘀咕咕地嘟囔,“现在几点了?”




三秒之后,依然没有回应。




这不对劲。




近十年的超级英雄生涯磨砺出的危机感让Tony的大脑快速地清醒了过来,他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忽略了由于起床过猛而隐隐作痛的额头,警惕地打量起了四周。




这房间有些杂乱,却很小很温馨,书桌上散乱地分布着作业本跟未做完的模型,地上扔着书包跟没来得及丢进垃丄圾桶里的草稿纸,几件T恤和衬衫随意地搭在椅背和床尾,样式简单得一看就知道衣服的主人几乎还称得上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




老实说,这完全不像是Tony Stark的屋子——哪怕是在二十多年前,他从年龄上还是个毛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住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衣柜里满是适宜应酬的高级定制。




“Friday?!”思绪从短暂的追忆里被毫不留恋地拉回,Tony又一次试图呼叫自己的电子管家。




然后他听到了敲门声,在他有些紧张地屏住呼吸时,一个温柔却绝不属于他的电子管家的女声娓娓响起:“Peter,你起床了吗?你跟我说过,你们今早有个随堂测验,所以要早点去学校的,还记得吗?”




Tony消化着这句话里的巨大信息量,在屋里乱转的视线蓦然扫到了从微敞开的书包探出了一角的某件红蓝相间的制丄服。




他福至心灵地搞懂了这一切。




“好的,May,”Tony大声地回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朝气,“我当然不会忘记了!”








手忙脚乱地起床穿好衣服,吃完早饭——为了不让May发现异常Tony一直在不停地没话找话,老实说这废了他不少力气——送走了又一次叮嘱他早点出发千万不要迟到的May以后,Tony溜回属于年轻的蜘蛛侠Peter Parker的卧室里,打算先给自己——当然,此刻的冒牌“Tony Stark”——打一个电话。




他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属于男孩的手机,就在床头柜上安安静静地躺着,而当他意得志满地点开拨号键盘后,他才发现这一天的难题才刚刚开始。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从没给过这孩子我的联系方式,”瞪着手机面板上那排列规整的几排数字,Tony喃喃自语,“等等,我的号码是什么来着……8——我记得是有个8的对吗?还是两个?”




他在冥思苦想了三分钟后决定放弃,并认清了自己这辈子也记不住自己号码的现实。




Tony叹了口气,正想把手机扔到一边,却无意间触到了屏幕,界面划转到了通话记录那栏。




“天,这孩子究竟给Happy打了多少电话。”望着界面上几乎霸了满屏的“Mr.Hogan”的拨出记录,Tony暗自决定,一旦他变回去,马上就要贯彻落实他尽职尽责的老伙计Happy Hogan的加薪事宜。








“什么?你说你是Tony Stark,”Happy一向憨厚的音色此刻提高了八度有余,“Peter Parker,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还是你把我当成个傻丄子?”




“不,Happy,”Tony深吸一口气,“听着,我知道这很难相信,但是我真的是Tony——”




“好的,我知道了,你果然是把我当个傻丄子。小子,我知道你一直想见Tony,但是说自己就是他?拜托!”




“我没有骗你!”Tony大声说,他几乎要尖叫了——实际上也许他已经这么做了,鉴于他在话筒里听到了属于少年人的有些尖细高昂的嗓音。




“好吧,我觉得在见到Tony之前,你应该先见见他的心理医生,”电话那头的男人心累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有意向的话,再打给我。”




“Ha——”




“滴滴滴——”




而在Tony Stark被毫不留情地挂断电话后,方才那个关于Happy Hogan的积极想法,便全然烟消云散了。








当披着少年人Peter Parker外壳的小丄胡子男人捏着手机生够了气,并决定再一次拨过去一口气把Happy的糗事从十年前说起以证明自己是货真价实的Tony Stark时,一通电话非常及时地打进了他攥着的手机。




“Mr.Stark——”




老实说,从听筒里听到属于自己的声音拖着这样甜腻的音调喊着自己的名字,实在是让人毛丄骨丄悚丄然又满身鸡皮的一件事。




“等等,睡衣宝宝,别用我的声音那样说话。”




“哦好吧,我理解,”电话那边的少年用大叔音叹了口气,“听到您用我的声音跟我这样说话,还真是……”




“先别讨论这个,”Tony悬崖勒马,及时拯救了跑偏的话题,“所以,现在你是在我的身体里?”




Peter脑海里自动转换着Tony的本体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用磁性的本音对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场景,不由自主地羞红了脸颊。




“嗯。”他轻轻地用Tony的音色哼出一个小小的性丄感的鼻音,脸变得更烫了。








当Peter极为生涩地操纵着钢铁侠装甲非常没有形象地差点摔趴在自己面前时,Tony非常庆幸自己为了隐蔽选择了个廖无人烟的地方见面。




而当Peter刚从装甲中走出来,还未站稳落地时,Tony已经迫不及待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了他。




而除了Tony身Peter心的少年在那一瞬间心脏轰鸣着冲上天空,大脑尖叫着炸成烟花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Tony皱着眉,这有些老成的苦恼表情从Peter Parker那张少年脸上显现出来时有些不协调,他又符合年龄地瘪了瘪嘴,面部表情因此显得更滑稽了:“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只要肢体接触就……”




Peter又一次在心中自动将眼前那张在镜子里见了十几年的脸上的表情无师自通地替换到Tony Stark脸上,他的脑海里叫嚣着可爱,心间开出欢喜的花朵,脸上也止不住地流露出喜爱的羞涩。




“男孩,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Tony抬起头看向他,用Peter的身体红着脸尖着嗓子大声地控诉道,“不许用我的脸脸红!”








“其他的事情你可以全部都推掉,只要你埋头在我的工作室里随便做点什么,然后假装自己突然失聪变成了个什么也听不见的聋子就可以了,Pepper会懂得的——感谢Pepper,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僻静公园的某个角落的长椅上,一个少年语速飞快地对着面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喋喋不休,“但今晚八点的晚宴很重要,我大概在一年多以前就答应过Pepper会去了——然后我忘记了去年的那个,所以我必须——不,不是我,是你,你必须得去——我是说,如果到那个时候我们俩还没有结束这个倒霉的变身游戏的话——”




Peter认真地聆听着,堪称乖巧地点着头,Tony看着自己的脸露出那样乖顺的表情,别扭得恨不得把眼睛转到脑后去。




他的眼睛骨碌碌地在眼眶里转了几圈,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己”,最后他又快速地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宜,站起身盯着不远处的地面,道:“那我先走了,你快要迟到了。”




Peter抬头看他,瞪大了小丄胡子男人脸上那双原本就大小可观的蜜糖眼睛:“您要去我学校?!”




“当然,我听May说你今天有随堂测验,可别想溜掉。”




“事实上,”Peter莫名地显得有些慌张,“Mr.Brown一直都对我有些莫名的敌意,所以其实不去也……”




“那就更得去了,”Tony冲他眨眨眼睛,“我得了解下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




“当一个Stark可不是个轻松活儿,”他说完,故作随意地用这个年轻的身体向前跑了几步,回头冲站在原地的男人露出一个笑容,“加油了,乖宝宝。”




而Peter站在原地注视着“自己”逐渐跑远,第无数次地在心底放声地尖叫——




Mr.Stark,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顶着Peter Parker身体的Tony Stark最终还是没赶得上随堂测验。




这主要源于他选择碰面的地方过于偏僻,而他在试图用蜘蛛丝荡悠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比如直接挂在树上或是为了躲避趴在树上的小猫而挂在了另一棵树上。所以,理所当然的,当他换好衣服终于步履匆匆地走进教室里时,正讲到激昂处的男人从讲台上转过身,看着他锁紧了眉头,目光里带着些细微的嫌恶。




“Peter Parker,”而Tony还没来得及猜出Peter的座位在哪时,就被老师用浑厚的声音喝住了脚步,“你过来,给大家讲解一下这个。”




Tony走向座位的脚步顿住了,他转过身,看向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公式。




“好吧,”Peter的话在脑海里旋转了一秒,Tony耸耸肩,迈开步子走了过去,“事实上,这个公式在一周前就被证实了漏洞百出。”




全场哗然。




学生们在座位上小声地交头接耳,而那位中年男人的脸因为愤怒变得白中透红。




“Doctor Banner的最新研究,”他说着,疾走两步轻巧地跨上讲台,旋着身子在某道公式上划了一道横线,又在之下用漂亮的字迹流畅地写出另一道的公式,“真巧,我有幸听他谈过这个。”




就在我的工作室里,而那次蜘蛛小子也恰巧在,所以这不算是开挂。Tony在内心中补充道。




有关于科学的事情总是能轻易地打动Tony Stark,他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描述着这一伟大的发现与改进,望见台下的学生们因专注而发亮的眼睛,并由衷地为他们与自己脑海中Peter当时熠熠生辉的眸子而微笑。




在他的完美阐述完毕时,一位胖小子在全场的鸦雀无声里站起来,若无旁人地为他鼓掌欢呼:“好样的Peter,我爱你,兄弟!”




Tony在随后响起的满场掌声里望向那个胖小子,并在看到他身边的空位时舒了口气。




很好,他想,他大概终于知道Peter坐在哪里了。








“那些小姑娘简直要爱死你了,就连Mr.Brown看上去也完全跪倒在你的休闲裤下了,”午餐时间,Ned一边用他庞大的身躯搂着Peter——实际上是Tony——的肩膀把他往怀里按,一边大肆赞叹着他今早的英勇壮举,“哇哦,兄弟,最近你可真是称得上突飞猛进啊——”




向来不喜跟人肢体接触的Tony扭了扭身子略微挣开了点那过分热情的拥抱,避免自己在Ned过分宽厚的臂膀间窒息。他摆直身体坐在椅子上,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花椰菜,心不在焉地随口答着Ned的话。




直到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哎我说,你现在这么努力,是为了Stark吗?”Ned在他眼前晃了晃自己的胖手,“你今天的表现简直就像是Stark附体啊。”




心中警钟大作,Tony转头看向他,无辜地眨眨眼睛:“Tony Stark?”




“跟我还装什么啊,你每天的日常还不就是Stark长Stark短的,”Ned一副“你懂得”的表情揶揄地撞了撞他的肩膀,故意不怀好意地拖长了尾音的声调,“况且,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简直爱惨他了——”




一口花椰菜呛在喉咙里,Tony睁大眼睛,发觉自己可能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Peter快要在这硕大的宴会场里转晕了。




他几乎找不到没有人的地方,又或者Tony Stark就是一切风暴的中心,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装着美艳衣裙画着精致妆容的漂亮女人,或笑或嗔地举着一杯酒贴上来,用三言两语回忆他们之前的美好时光——多半是在床上。




也许是因为这是Tony的身体,故而纵使好几杯美酒下肚,Peter依然还能够保持清醒地对着每一个前来搭讪的人摆出自认为称职的微笑。但他的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像是一瓶被不断摇晃却无法释放的汽水,满身满心都是压抑着的胀气。




作为Tony Stark的暗恋者——之一,Peter早就对Tony作为花丄花丄公丄子的各种绯闻有所耳闻,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做到勇往直前毫不畏惧,但当那些莺莺燕燕真的前赴后继地环绕上来,叽叽喳喳地将那些旖旎时光在他这个连手都没牵到甚至连电话都打不通的人面前铺开来描画去时,他还是不可抑制地感到丧气与生气。




在复仇者基地那个充满了Tony生活气息逍遥了一天的喜悦在这刻像是个脆弱的气球般被猛地戳破,在心上炸成一张张破烂的碎片,每一张都被那些素昧相识的美人抢走,涂抹上了不属于他的色彩。




Peter不可抑制地开始想象,想象Tony脏兮兮地站在那个凌丄乱的工作室里,跟别人亲昵地拥抱,想象Tony醉醺醺地躺在那张宽敞的沙发上,跟别人浪漫地调情,想象Tony衣丄衫丄不丄整地摔倒在那张舒适的大床上,跟别人忘情地亲吻……




够了。Peter捏紧拳头,感到鼻腔变得酸涩,视线变得氤氲。他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地向宴会厅的出口走去。




他得失约了,只因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赶赴另一场约会——而这一切都怪Tony Stark。








在走到门口之前,Peter就被一个身材曼妙的美人拦住了。




他抬眼看向那个穿着晚礼服打扮得熠熠生辉的女孩,有些犹豫自己到底是该强抑着怒气应酬完,还是就此干脆利落地掉头走人。




“我很怀念上次的时光,尤其是Little Stark,”那美人没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她冲他眨了眨睫毛纤长的眼睛,凹凸有致的身体不着痕迹地往他身上靠,吐息里蕴藏着过于浓郁的挑逗气息,“所以,你今晚有安排吗,Large Stark?”




Peter因这过于直白的性暗示而感到羞惭和恼怒,他用属于Tony的那双水润潋滟的眼睛无甚情绪地盯着眼前巧笑嫣然的女人,心头却越纠越紧。




那美人看他无动于衷,抬头又向他凑近了些,葱白纤细的手指轻扶上他垂在身侧的手臂,引导着想要往自己腰上放,她笑道:“Stark,你以前会更主动些的。”




“抱歉,”怒气在一瞬间暴涨到极点,被火星撩至炸裂,Peter后退一步拉开了彼此的距离,迎着女人有些吃惊的眼神,开口道,“我有恋人了。”




“这实在不是个好理由。”美人轻轻地笑起来,似乎他说了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没关系,大家都知道,Tony Stark总是不缺情人。”




“不,他只属于我,”Peter觉得自己是在那宛若嘲讽的笑声里恼羞成怒了,他抬头直视着那美人修饰着眼妆的眸子,在里面望见令自己魂牵梦绕的那张脸,并且突然意识到这主语有些不合时宜,于是,他挺起胸,更加坚定地补充道,“当然,我也只属于他。”








第二天,Peter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空气很静,他听见呼吸跟心跳的声音。




他抬起手,打量自己的身体,属于一个年轻人的亟待成熟的身体。




而当他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后,火热爬满了他的脸颊和眼眶,Peter懊恼地骂了一句脏话,胡乱扑腾着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突然响起的铃丄声打断了他的自我审判跟自暴自弃,Peter从纠纠缠缠的被窝里伸出手,迫不及待地抓起手机按到耳边,叫出了那个一直盘旋在心口的称呼:“Mr.Sta——”




“早上好,Mr.Parker,”Tony打断了他的话,“听说我有个彼此忠贞不二的男性恋人,嗯?”




Peter捕捉到他尾音里的一点笑意,这让他明白男人比起问责更像只是在打趣。一直积压了太久的情绪从脑海里灌进了喉咙,积聚成了相互碰撞着的话语,它们蜂拥着推挤着,想要一窝蜂地涌丄出去,它们实在太多太满,几乎胀丄破了他的身体,让Peter就只能听着电话那头男人的话语,咬着唇艰难地喘息。




Tony接着说下去,他话语里的笑意更深更明显,几乎还带着些不容忽略的宠溺:“托你的福,这消息一夜之间在我的社交圈传遍了,而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恋爱对象是谁——”




“是我。”




“Mr.Stark,是我。”




欣喜和热爱从他的胸口源源不断地涌丄出来,Peter如释重负地笑起来。




“Tony,跟我在一起吧,”他紧紧地握着手机,认真又大声地宣布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完】








一个盘旋脑海中很久的梗了(大概一年多了),还是忍不住搞了出来。


啊,每次搞虫铁,都感觉能搞出初恋的味道~








【虫铁】阴差阳错(AO3全文)








【个人目录】

评论

热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