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信望

一房二人三餐四季

星也.:

《一房二人三餐四季》
#初晏##晏初#
*卡文后的脑洞产物
*短,很短
*请搭配bgm《Nevada》食用




- 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了呜呜呜


-太棒了!


-祝小狗和小天哥哥永远这么幸福!


-感动哭!真是太好了!


“正式搬进来了。”晏航拿着手机对着屋子晃了晃,“我和小狗的房子。”


“帅气的小狗。”晏航把镜头对着正在往冰箱里塞食材的初一,“小狗打个招呼。”


初一迅速转过头冲镜头笑了笑。


-小狗好久不见啊


-被击中!


-小什么狗,都给我叫狗哥


-狗哥


-狗哥


-狗哥


晏航看着屏幕里刷过去的无数个“狗哥”笑了笑,关掉了手机。


“狗哥你做饭吗?”晏航在后边抱住了初一,在他颈间轻轻嗅着。


“不,不敢,班门弄斧。”初一耸了耸被晏航趴着的右肩,“痒。”


晏航没说话,在他脖子上嘬了个带响的之后拿了几样食材往厨房的方向踱了过去:“过来帮忙。”


“等会儿。”初一关上了冰箱门。


晏航把食材放流理台上码整齐了,拿着根胡萝卜好心情地转了转。


这个厨房他非常满意。


毕竟当初看房的时候他跟初一唯一不谋而合的就是对厨房的重视了。但更多的还是得按之前用模型就设想好了的房子构造来选择。


总之,一切都很完美。


比较不完美的是晏航在厨房等了半天都等不来说好要帮忙的初一。
 


磨磨唧唧的狗哥可能有很多东西要收拾。


晏航忍了忍,继续哼着歌做饭了。


但等把第一个菜端到饭桌之后,晏航终于忍不住了,他拿出手机磕了两下桌子。
 


很响,足以引起狗哥的注意。


“怎么了?”初一迅速出现在了卧室门口,探出个头看着他。


“你窝里面生蛋呢?”晏航挑了挑眉。


“再,再等一会儿。”初一笑了笑,轻轻地关上了卧室的门。


“长本事了。”晏航听着那声清脆的反锁门的“咔哒”声瞪了瞪眼,“这饭你甭吃了!”他冲着那扇关上的门喊了一声。


一个吃闲饭的还净整些幺蛾子!





晏航感觉初一走到他背后的时候,没动,继续绷着脸炒着菜。


“打劫。”初一用手蒙住了晏航的双眼。


“人都气死了还打什么劫。”晏航说,“手拿开,炒菜呢。”


“我有惊喜。”初一的手往下挪了挪,抱住了他的腰。


能感受到晏航的体温,和配合着手上炒菜的动作不断绷紧又放松的的肌肉。


舒服。


初一在他背后蹭了蹭。


“生完了?多少个蛋?”晏航关了火,伸手拿了个盘子把菜装盘。


初一叹了口气:“我错了。”


“晚了,就这两个菜了。”晏航掰开了初一放在他腰侧的手,转过了身看着他,“大厨心情不好。”


“看,惊喜。保证,让大厨心情好。”初一执着地说。


“那行吧。给本大厨带路。”晏航冲他扬了扬下巴。





“大厨,感觉怎么样?”初一把愣住了的晏航往房间里面推了推,带上了卧室的门。


晏航没说话。


这种情况下他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声,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震惊。


这个疑似求婚现场的场景一度让晏航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房内厚重的窗帘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透不进一丝光芒。所以一走进这个房间,最夺目的就是这一圈燃着光的蜡烛了——铺满玫瑰花瓣的地上有两个用蜡烛摆成的挨在一起的心形,两颗心的中间都放了一个正方形的小绒盒,绒盒是打开的,里面的戒指在烛光下璀璨夺目得让大厨想落泪。


狗哥要在成为情圣的边缘大鹏展翅了啊。


一个狗子学什么浪漫!


“操…这事儿你预谋多久了?”晏航抹了把脸。


“看房那天就想了。”初一走过去把两个戒指拿了出来,更加近距离的放到了晏航面前,“喜欢吗?”


“开灯。”晏航说。


初一又过去把灯开了。


“你别老抢这种不符合你人设的事情干。”晏航看着一瞬间暴露在灯光下帅得不得了的初一说。


初一勾了勾嘴角,重复了刚才那个问题:“喜欢吗?”


“喜欢。”晏航说。


“那就好。”初一走到了他面前,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那我开始了。”顿了顿,他看到晏航想开口又补充道,“你先别说话。”


“总不能什么浪漫事儿都让你干吧。”初一拉过了晏航的手,一边往他手指上套戒指,一边看着他的眼睛说,“想很久了。我们房子也有了,戒指也得有。我之前看了一句话,觉得很适合我们。一房二人三餐四季。”


“晏航,我想和你一房二人三餐四季。”初一执着他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戴好了的戒指,又吻了一下他的手背,抬起眼看着他说,“我爱你。”


“操。”晏航感觉手跟过电了似的,酥酥痒痒一直麻到心里,他忍住了把初一按过来亲几口的冲动。从初一手里抢过了另一个戒指给他带上了,然后认真地盯着初一,缓缓地说,“五情六欲钟情一生。我也爱你。”


“怎么着我也不能落在你后边啊。”晏航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之前逛超市时剩下的钢镚儿。


他把钢蹦儿往手心一放,手再往下一翻,钢镚儿不见了。


“哪去了?”初一笑了笑,配合着问。


“给泡吗?”晏航抬手摸了摸他的脸。


“给。”初一点了点头。


晏航弯了弯唇,手指一错,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然后拿着那个钢镚儿在初一脸上轻轻压了压,目光紧紧锁住了他:“这辈子就只泡你一个了。”


两人对视的目光噼里啪啦的就能在空气中烧起火来。


晏航往后推了一把初一,把他按在了门板上,狠狠地亲了上去。


初一勾住了他的脖子,以狗哥强大的气场回应了这个吻。





————————
#关于后来狗哥被小天哥哥问到的为什么求婚(?)的时候一点儿也不磕巴的问题#


狗哥只是转了转手上的戒指,笑了笑,“可能是因为这是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不容一丝差错。”


于是俩人又为爱情鼓了一次掌。


————————————
没了,真没了。


END.
#星也#

评论

热度(83)

  1. 秦信望星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