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信望

Tony·Stark的中年危机

咸狗:

 


 


这本来应该是每个中年男人的梦想生活。


Tony·Stark,天才,慈善家,花花公子,百万富翁,超级英雄,和Peter·Parker恋爱中,他年轻的情人可以徒手拦下行进中的巴士。或许在别人看来,他是个事业有成身家千亿情人在怀的幸运混蛋——但问题正好出在这儿,有那么一两次,或许更多,Tony总是忍不住去想,天啊,我真的和这个小孩搞到一起了吗?对他来说我是不是太老了?


他当然从未怀疑Peter爱他,他也同样深爱着这个年轻人。但只是有的时候,比如说Peter一口气吃了三盒冰淇淋而没有频繁去厕所,或者熬夜巡逻的第二天仍能精神饱满地同他索要早安吻,或者他开着跑车去接Peter回家,而那些年轻鲜活的大学生相互道别的时候,这个念头强烈得更甚平常。


这念头只是有些烦人,但不算困扰。最起码他现在仍然能轻松控制。没能控制住的仅有那么一次:他们战斗,敌方太强,射线击穿他的纳米战甲直接透胸而过,将他背后的一堵砖墙击碎。他先是尝到腥味,血液从喉咙里喷涌而出,随后才被尖锐的疼痛夺去神志。中途Tony醒来一回,医生和护士到处乱跑,没人管一个濒死的人要留什么遗言。他拖住一个人,被对方带得差点扯裂伤口,对方好像在哭,他太疼了以至于根本看不清,他虚弱地说,告诉Peter,告诉Peter,他太年轻了……还没等他说完,就又昏了过去。


就这么一回。死成也就算了,但他终究没死,醒来的时候还是疼,但比之前好点。Peter在床边坐着,目光呆滞地看着监控仪器,Tony的心跳在上面缓慢地连成一条曲折的线。他只是看着Peter,对方在额头上蜷曲的棕发,还有眼眶下隐约的青色。即便看起来如此疲惫,也显得年轻有力,令他充满打败这要命疼痛的激情。


接下来的三个月,Tony彻底领教了什么叫“梦想生活”,Peter为了照顾他搬进了他暂时落脚的地方,短短两周内,这个只是用来休养的地方迅速充盈起来,桌子上扔着Peter的论文初稿,床头有一个青蛙雕塑(真的吗?青蛙版钢铁侠?),冰箱里放着牛奶和冰淇淋,他们甚至开辟了一间乐高室,这样Peter和他的那些书呆子朋友就有地方可以消磨时间了。Tony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把这栋房子当成家来经营,他们的草坪时常是湿润的,Tony在窗边伸懒腰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男友赤裸着上身,割草机的带子绷在对方紧实的背肌上。那画面不知怎么就令他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感觉:一种懒洋洋的幸福感从胸腔蔓延开的同时性欲勃发。


有一次,他们只是在看书,下一秒就拥抱着滚在地毯上。Tony因为伤口的刺痛而偷偷地龇牙咧嘴,Peter只是笑着,这孩子还留着十五岁时候的白色T恤,上面印着“我从纽约之行幸存了下来”,Tony记得这东西好像和一艘船有什么关系,总之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Peter长大了,透过洗得不能再松软的布料,Tony能感到那逐渐舒展开的肩膀和胸膛的力量。他还记得Peter十五岁的样子,还没他高,又很瘦,看来蜘蛛侠这职业很锻炼人。他一时感叹,小孩,看看你,已经是大人了。


Peter看着他,笑了一下,是啊。Stark先生。


这称呼算是他们之间的小小情趣,Tony喜欢Peter这么叫他,事实上直到他们开始约会的半年以后,Peter才开始直呼他的名字。而在战场上,Peter永远都叫的是“Stark先生”。Tony凑过去,想要吻年轻的爱人,但Peter稍微偏开头,躲开他的嘴唇。然后垂着头看半靠在他怀里的Tony。


这孩子是不是长得太快了?他的轮廓已经脱离了少年柔软的曲线,显露出男人特有的那种利落感来。Tony抚摸Peter紧绷的下巴,柔声问,嘿,怎么了?


没什么,Peter无精打采地说,就是……新论文的事儿。


绝对不是新论文的事儿,Tony对此心知肚明:好吧,等你想说的时候。


Peter只是耸耸肩,然后主动送上门来,他们交换了一个亲吻。


 




Tony认为一切都进行得井井有条,特指他和Peter的关系。他们约会三次,他们接吻,然后上床,然后一直保持稳定的关系,现在他们同居了三个月,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然后某个早晨他醒来,阳光把他的男孩染成金色,那条裸露的脊背如同一根火焰,Tony觉得自己马上就能被烧着了。而之前那奇怪的感觉再次出现:懒洋洋的舒适和欲火焚身同时降临。他忽然明白了:没错了,就是这个。他想要更多次这种感觉。


他将整个计划筹备得十分完整,餐厅、音乐、鲜花,一切都妥妥当当,不过等他把戒指掏出来的时候,Peter先是捂住了嘴,然后立马伸过手来将他的手和戒指一起捏在手中。青年有些过于激动了,Tony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咔吱作响,然后Peter猛地松开手,“抱歉,Stark先生,我有点……”忧虑迅速地染上男孩的眼睛,他看着Tony,“这太突然了,我没想到……你确定你不需要再想想吗?”


这就是了。Tony想,他担心的事终于爆发了。他可以当个情人,但不是Peter想与之共度余生的人。是因为他的年纪吗?还是上次那辆车?当时他注意到了青年闷闷不乐的表情,那或许真的是一个不怎么成功的纪念日礼物。


行吧。Tony干巴巴地说,将戒指扔回裤袋,也许真的是太突然了。他们整晚都没再聊起这个话题,Tony滔滔不绝地说关于新的蜘蛛战衣的设想,Peter则心不在焉地听着。Tony一边倾诉那些他再熟悉不过的数据,一边绝望地想,这就是了,分手的边缘,一段感情结束的前夜。某种程度上,他绝对算是一个雷厉风行的行动派,但不知怎么,分手就是令他难以启齿。


他闭着眼睛都能说出一打Peter的优点,Tony从这孩子十五岁时候就认识他。开始几年里他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是Peter先提出的,男孩二十岁的时候他们试着约会了一段时间,感觉还不错,于是更深,更深,一直到今天为止。


那戒指第二天就被他包装起来送给了Pepper,Pepper什么都没问,但Tony觉得她肯定都知道了。谢天谢地她什么都没问,因为Tony压根不知道怎么解释。这该怎么说?Peter太年轻了,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这听起来就像是他被甩了。


接下来就像是两个人默认似的,Tony不回家了,在酒店或者赌场消磨时光。他和Peter的对话寥寥可数,甚至有那么一星期短信都没发过。按照成年人的标准来说,这算是“分手前”状态。他想着找点时间把话都说清楚——然后机会出现了,外星人入侵纽约,作为战友他们不得不见上那么一面。


他们先开了战前会议,Peter一直在找机会和他交谈,Tony假装没有注意到。会议结束的时候,Peter硬插到他和bruce中间。


不是现在,小孩。Tony烦躁地挥挥手,战斗结束之后我会找你谈的,是该做个了断了。


蜘蛛侠只是僵在了原地。


 




天蒙蒙发亮的时候,战役结束了。Tony回首看去,蜘蛛侠也正好站在那儿看着他。他率先驱动飞行器往楼宇间疾飞而去,蛛丝发射器的声音告诉他Peter跟得很紧。他本来应该感到难过的,不是吗?但他只觉得愤怒。操你的,他只是不再年轻了,又不是说成了糟老头子什么的。他还是个超级英雄呢,更不用说他保持得非常出色的身材。一旦他和Peter分了手,他绝对要找十个超模开一场单身派对,门口挂着有伴侣者不得入内的牌子。不,再想想,或许要挂年龄低于二十五岁者不得入内,除非得到Tony·Stark亲自邀请,而他会邀请一打年轻的漂亮女孩,再来一打年轻的漂亮男孩。他们要彻夜狂欢,并且他的脑子里绝对没空再想到Peter·Parker这个名字。


他降落到楼顶,将纳米战甲收了起来,紧接着Peter也落在了天台边缘。年轻男孩的脸在最后的夜色中显得有些苍白,只有一双眼睛是明亮的——或许有些过于明亮了。青年颤抖着声音,Tony,拜托了。


Tony忍不住被他声音里的渴望刺痛。哦,得了吧。他讽刺道,你拒绝了我的求婚。你还指望什么?


Peter脸都涨红了,脱口而出,可你才是觉得我年纪太小的那个!


有那么一会儿,Tony根本说不出话来。他的一腔怒火消影无踪,因为过度震惊而目瞪口呆地看着Peter,什么时候……不……哦。Peter。


你不记得吗?Peter像是泄愤一样地,半年前,你在ICU的那次,说我太年轻了。


现在的人真该有点眼色才对,Tony想,如果一个人没死,那他的遗言就该被稳妥地保存好,而不是大肆宣扬。大概他沉默的时间太长了,Peter看着他,有些咬牙切齿地,你拉住的人就是我。


“那不是……”Tony软弱地说,天啊,他如何解释。他如何将折磨自己的脆弱感觉告诉爱人:如果Peter没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他说出口相当于自掘坟墓。


他们两个互相瞪视着,Peter忽然狼狈地转过头去。他哭了,Tony惊讶地想,我把Peter弄哭了。


十五岁。Peter闷闷地说,我从十五岁开始就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某种程度上算我的美梦成真。我等了五年,我觉得自己差不多够得上你的标准了,才和你要求一个约会,头两次你都把那当成我在开玩笑!你一直都把我当小孩子!小孩来小孩去的。我能徒手举起一辆大货车!有一次我举起了一个大仓库的房梁!青年开始愤怒起来,尽管那愤怒被通红的鼻头和眼眶削弱不少威力,还有一次我和你一起跑到了泰坦星!


别说那次!Tony警告地竖起一根手指,别说那次。


Peter像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萎靡下去,……我喜欢了你很多年,我从十五岁开始就喜欢你了。


Tony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问他,一直到现在吗?


Peter看着他,表情有些难以置信,那当然!


十五岁?Tony怪叫,等等,十五岁?那时候你大概刚上高中!真是个怪胎!


我就知道!那时候你大概以为我是什么需要补习的邻居小孩……


Tony干笑了两声。


别和我分手。求你了,Stark先生。我努力了很久才得到你的青睐。


他年轻的爱人湿漉漉、可怜巴巴地靠了过来,像一只落水的小狗,睫毛和眼睛都是发红的潮湿。他们这些年轻人在这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哭着,看起来毫不软弱,只是格外真诚。Tony伸出手臂揽住他,笨拙得没法说出一个像样的句子,只是:嘿,别哭啊。


Peter摇摇头,他看着Tony,几乎像是凝视着一位天神一样地虔诚,在那样的目光中Tony几乎有些无所遁形了。然后他想起了他们初初相恋的时候:Peter以这种目光看着他,他就忘了一切,只想和自己年轻的情人徜徉在爱河中,年龄,财富,身份,他从来没有想过关于这些东西的任何问题。也许只是人太幸福的时候就会患得患失。


然后Peter湿漉漉的脸凑过来,他们的嘴唇碰触到一起,也是湿的,沾着Peter的泪水。这实在不像话,爱情理应让人感到快乐。可谁又能定义爱情呢?人们老喜欢用那些看似美丽的东西来歌颂,月亮啦星星啦,但Tony知道更好的:Peter在这儿,他们接着吻。一切都恰到好处,像被什么人妥善安排好似的,牢牢地契合在那儿,Tony连一个手指头都懒得动。


然后亲吻结束,Peter用双臂牢牢圈着他,那双棕色眼睛直直望进Tony的眼睛里,老也看不够似的。


天啊,我怎么能这么傻。Tony想,这孩子爱我,瞎子都能看出来。


然后他说,我也爱你。他看到Peter的眼神,忍不住笑出声来:别傻了,我当然爱你。只是有时候,那些犯傻的念头……他的手指在太阳穴周围绕了一下,没继续说下去。


Peter也笑了,他的眼睛里仍然有水光,睫毛看起来就像是清晨的沾着露水的草尖,但他到底笑了,似乎对Tony的感触深有感触。


Tony问,所以……危机解除?


Peter则问,那求婚还算数吗?


Tony震惊地,当然算数!


Peter真心实意地笑了,危机解除。


然后Peter靠了过来,就枕在Tony肩膀上。他现在比Tony高出挺多了,弯曲着脊柱缩过来的样子显得稍微有些勉强。但Tony伸开胳膊搂住了他,然后将脸埋在Peter棕发间,印下一个悄无声息的亲吻。


远处的高楼间,朝阳初初探头。








FIN





评论

热度(2281)